免费下载茄子app下载

先是黑了黑脸,苏静雅听见“咚~”的一声,其中一架床,成功被一个孩子蹦塌,她刚开始只是愣了愣,似乎还没有缓过神来,随即,发出一声凄惨的尖叫: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……谁把床给跳塌了?!你们不准跳了。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……跳坏了,可是要赔钱的。你们一个个欠扁的熊孩子……给我,立刻、马上停止你们疯狂的蹦蹦跳!!!!”

“小混蛋们,不准再跳了,否则……打你们屁股!!!!!”

……

赔礼了又赔礼,道歉了再道歉,瞄到院长只是笑眯眯地望着她,一个劲儿的摇头说:“苏小姐,也就八架床而已,只要你喜欢,医院所有的床,被孩子们跳坏,都没关系。”

苏静雅除了觉得惊悚之外,再次表示了歉意,随即……没有丝毫逗留,领着孩子们,立刻脚底抹油,飞快的逃之夭夭。

带着孩子们挤公车,好不容易回去,苏静雅一路满脸愤懑教训着他们,刚走到院子门口,她便看见停在院子里的一辆黑色轿车。

苏静雅皱了皱眉头,让护工把孩子们带进房间休息,她直径走向车子。

“苏小姐……”司机见了苏静雅,立刻钻出来,礼貌的颔首。

“请问你是?!”苏静雅很好奇和纳闷。司机的长相,很陌生,她并没有见过。

“我是楚先生的司机,他让我来接你去医院,看少爷。”司机礼貌地道明来意。

苏静雅这才恍然大悟,昨天一心担心孩子们的病情,竟然忘记了,楚先生给她打的那通电话。意思就是:楚易凡醒了,没见到她,却死活也不肯吃药,接受治疗。

Sugar Shoes图片写真

被逼无奈,刚刚才花钱逼她离开的楚先生,不得不拉下脸,亲自打电话让她每天去医院照看下楚易凡。

按理说,受了那么大的侮辱,她应该拒绝的。可是,想了想,楚易凡毕竟是因为她才受伤,于情于理,她都应该去医院,义无反顾。

“不好意思,对不起,我昨天有事,一时忘记了。不好意思,你再等我一下,我去换套衣服,然后立即去医院。”苏静雅急迫地说。

“……”司机并没有多余的言辞,而是面带着职业性,却让人很舒服的笑容,冲着她微微颔首,表示没问题。

苏静雅立刻小跑进房间,开始换衣服。

而此时此刻的皇甫御,单手开着车,面无表情,时不时用眼尾余光去瞄放在副座上的一大捧玫瑰花。

情不自禁的,他浓密好看的剑眉,深深皱了起来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抵达医院时,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。

楚易凡,已经从重症监护病房,转到普通病房。

苏静雅站在门口,看见病房里站了一大群医生和护士,还有管家仆人,每个人都是愁眉不展,似乎被楚易凡搞得很头痛。

司机轻轻敲了敲病房的门,一大票人立刻扭头看向门外。

透过门上的一小块玻璃窗,楚老先生一眼就看见了苏静雅,他一筹莫展的叹了口气,随即站起身,大步走向门口。

苏静雅看见楚来先生出来,出于晚辈的尊重,她对着他颔首鞠躬,楚老先生艰难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:“苏小姐,你来了?!麻烦你,好好照顾下易凡,他不吃东西,也不肯接受治疗,我们就算用强逼.迫他治疗,也没有一点效果。对于之前的事,我表示……很抱歉。”

说着,冲着苏静雅歉意弯腰。

苏静雅见了,立刻摇头摆手,有些惊慌失措地说:“楚先生,你言重了。你是为了楚易凡好,你并没有错。”

“苏小姐的意思是:不会跟我计较,并且不会把之前的事,放在心上?!”楚老先生皱着眉头询问。之所以这样询问,原因很简单。在商界打滚几十年,他,压根就不相信‘人性本善’,一心认为,一个人做某件事,总是有目的的。

而他之前那样对苏静雅,他觉得苏静雅会把一切仇恨报复在自己的儿子身上。

如果可以,他绝对不愿意,并且冒这个风险,让她来照顾自己儿子。

只是,他儿子,根本就……

“楚先生,我并没有放在心上。真的。我跟你一样,也希望楚易凡好,所以,我一定会照顾好他,让他尽快恢复健康。当然了,我也会依照之前对你的约定,等他病情好转,我会……离开的。”苏静雅说得很虔诚,不容楚老先生再多说什么,她直径进.入病房。

而……躺在病床上的楚易凡,在看见苏静雅的刹那,暗淡空洞的眼眸,骤然闪过一丝欣喜的光芒。

管家见了,立刻低声招呼着医生、护士、家仆,轻手轻脚退出病房。

等到病房只剩下苏静雅和楚易凡两人时,苏静雅才勾唇冲着楚易凡淡淡一笑,只是,在转眸瞄到放在床头柜上,没有动过一口的白米粥,苏静雅纤细的眉头,立刻深蹙起来。

顺手放下手里的包包,上前坐在病床边上的木凳上,一边端起粥,一边责备道:“楚易凡,你怎么跟个孩子一样?!不吃东西,哪成啊?!你刚刚受了伤,流了那么多血,还经历过那么大的一场手术,不吃东西,身体会垮掉的。”

“你最近是不是没有照顾好自己?!瘦得跟皮包骨一样……”

苏静雅用勺子舀了粥,抵在他的嘴边:“啊~,张嘴,赶快!!!”

楚易凡,只是怔怔盯着她,看着她发脾气的可爱模样,眉目都晕染上一层薄薄的笑意,张开嘴,他很听话,很乖巧的喝粥。

一直在门口观察情况的楚老先生,见自己的儿子终于肯吃东西,他心中的大石,终于落地。

舒心一笑,他抬手招呼着管家,却是带着满身的疲惫,转身下楼。

“刚刚,我爸跟你说了什么?!”楚易凡吃了几口粥,忽而问道。

苏静雅闻言,高高上扬的嘴角,突然往下一弯,却不过是眨眼的工夫,转而,她又不动声色笑得愈发的灿烂,她回答:“没说什么。楚易凡,你真的有个很疼爱你的父亲,真羡慕你。”

这番话出口,苏静雅连她自己都不知道,为什么心脏会骤然一沉,似乎……曾经的她,十分殷切地期盼过有个父亲。

苏静雅的情绪变化,楚易凡尽收眼底,一把握住她拿着勺子,不停舀粥喂他的手,楚易凡直直盯着她好一会儿,才无比认真且严肃地说:“小雅,你相信我,不管我父亲对你做了什么,说了什么,都不是我的本意。我真的……真的真的真的……希望你能幸福,我觉得,天底下没有一个人能比我更希望你过得开心快乐。小雅,我是真的想要和你在一起,然后,给你一个最灿烂,最明媚的明天……,建筑一个让你安心的家,疲惫了,受伤了,委屈了,可以缩起来躲一躲,你真的不用活得那么累,不用那么勉强让自己看起来太过坚强……”

“……”苏静雅不知道为什么,听楚易凡说完这番话,眼泪婆娑,难受得很想哭。她死死咬着嘴唇,强撑着眼泪没有流下。

“易凡……”苏静雅声音哽咽沙哑的轻声唤道,“你真的是一个很好的男人,很好很好的男人,曾经我一度认为,你就是我这辈子唯一的倚靠,你和我,一定会白头偕老,可是……”

不容她把话讲完,楚易凡便急迫打断她的话,问道:“什么是曾经?!只是曾经吗?!那现在呢?!是不是现在就不这样认为了?!小雅,是不是我爸他……”

“易凡,跟你父亲,没有任何关系。我总觉得,就算没有你父亲的出现,我们也走不到最后。”

“……”楚易凡听了苏静雅的这番话,眼底陡然变得死寂一片,他空洞飘渺地望着她,宛如木偶一般,面无表情看了她半晌,最后,他又问,“不是因为我父亲,那就是因为……皇甫御?!苏静雅,你是不是爱上皇甫御了?!”

“……”苏静雅一听这话,浑身一怔,她直勾勾地盯着楚易凡,又黑又大的眼眸,迎上楚易凡锐利,仿佛能洞穿一切事物的黑眸,莫名心头一慌,她连忙摇头,“没……不是你……想的那样!!!真的……我跟皇甫御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……皇甫御高傲又自大,欠扁又欠抽,霸道还自私,我怎么……”可能喜欢他。

然而,不容她将话说完,楚易凡便低笑着打断了她语无伦次、惊慌失措的解释:“小雅,你就别自欺欺人了,如果你不喜欢皇甫御,何必这么激动,拼命拿他的缺点欲来掩盖自己内心真实的感受呢?!呵~,我真不知道,皇甫御究竟哪来的魅力,能让两年前的你,和两年后的你,都这么着迷。”

苏静雅呼吸一窒,她呆呆的望着楚易凡,良久,在嘀咕道:“我真的……没有喜欢他。”

“那你告诉我,在看不见他的时候,你会不会想他?!晚上睡觉的时候,你会不会不由自主做梦梦见他?!看见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,你就气得跟炸毛一样的生气?!”楚易凡问,很平静。

闻言,苏静雅当场就傻掉了。她的确……的确……的确是这样的……

脸色不由惨白了一分,苏静雅好一会儿才颤抖着薄唇,解释道:“对于你,我以前也是这样的……”

“可是,对于我,你有伤心过,有掉过眼泪么?!小雅,真心喜欢一个人,不是看见他会发自内心的笑就足够了,而是……你会因为他哭,你会因为他难过,你会因为他暴躁,你会因为他而自暴自弃,你甚至还会因为他疯狂的变成一个连你自己都不认识的自己,真心喜欢一个人,自己的情绪全部是对方牵动的,你根本无法控制住自己……你除了对我笑之外,你还对我有别的其余情绪么?!而对于皇甫御,这样的情绪,你又占有了多少?!”

“……”一时之间,苏静雅有些哑口无言。她完全不知道怎么回答,只是木讷地望着楚易凡。她……

“算了……我突然想喝你顿的枸杞排骨汤,你去帮我炖一点。”楚易凡毫不客气地吩咐道。无疑,这是他变相的给她一个台阶下。

“哦!!”苏静雅连忙放下手中的碗,转身往厨房里走。

只是,没走几步,楚易凡低沉的嗓音,又沉沉地传来:“小雅,不管你最后的选择是谁,我都会尊重,并且祝福你。所以,你根本不需要有任何的心里负担。”

苏静雅听了,莫名的如释重负,当然了,更多的是,她是感动。

“楚易凡……”她泪光盈动地喊道。

“别用你那楚楚可怜的眼神看我,赶快去给我炖排骨,我好饿!”楚易凡皱着眉头催促。

“哦……”苏静雅顿时飞快冲进厨房。

楚易凡看着她娇小靓丽的背影消失在门口,漆黑幽深的眼眸,骤然闪过一丝暗淡,以及……显而易见的受伤。

苏静雅在厨房里一阵“乒乒乓乓”忙碌一阵子,最后端着一小锅新鲜到不行的排骨汤出来,兴奋的直嚷嚷:“楚易凡,我刚喝了一小口这锅汤,简直……太美味了。我简直都开始崇拜我自己了,怎么会有这么好的手艺……”

楚易凡听了苏静雅那自恋得……嗯~,有些恶心的话,邪气的勾唇一笑:“赶快给我盛一碗,让我尝尝你是不是吹牛。小雅,你难道不知道么?!你以前熬的汤,简直简直简直……”

苏静雅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,满是期待地望着楚易凡。以为他会狠狠夸她一顿,结果……

楚易凡却幽幽地说:“简直……太难喝了。让我看看你的汤,有没有进步。”

苏静雅一听这话,小脸顿时一黑。

她咬了咬牙,一股一扭,转身就朝厨房里走:“既然觉得我炖的汤不好喝,楚少爷,就不污染你的胃了,你可是病人,出了什么问题,我承担不起。”

楚易凡郁闷到不行,大声嚷嚷道:“哎,苏小雅,我知道错了,你赶快把汤端回来。你炖的汤,是天底下最美味的汤,世界上最顶级的厨师都比不上你。”

苏静雅回过神,高傲的扬起小脸,得意地说:“那你竖三根指头发誓,说你没骗我。快——”

楚易凡相当的无语,不过是……一锅汤,居然还要发誓。

不过,他并没有让苏静雅失望,真的抬手发誓。

苏静雅这下满足了,不管是虚荣心,还是别的其他什么,满心愉悦的把汤端过去,动作麻利的一边盛汤,一边得意洋洋地说:“楚易凡,你还别真以为发誓有点委屈,要知道,不是想喝我炖的汤,就能喝得到的。你真的,太幸运,外加太幸福了。你看皇甫御那厮,我都只给他煮清水面,别说这么好喝的汤了,他连闻都闻不到……”

“瞧你那小样,尾巴翘上天了!!!!”楚易凡撇嘴笑了笑。

就在他们欢声笑语,打打闹闹当中,永远不会知道,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,正僵硬地站着一个男人,神情死寂又呆滞地望着他们。

皇甫御站在门口,眼睛都不眨的看着苏静雅在病房内忙碌着,看着她给楚易凡炖汤,喂他喝汤,抽出纸巾帮他擦嘴角,那细心、小心与谨慎的样子,仿佛在对待……情人一样。

不动声色的抿唇,他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像个没事人一样。

可是,听着苏静雅清脆欢快的声音,从病房内传出,他觉得全身的血液仿佛都凝固了,禁不住的拽进捧着玫瑰花的手,连尖锐的刺,剜入指尖他都没有感觉。

“楚易凡,到底好不好喝?!”

“我就说很好喝吧?!你喜欢,我每天都给你炖。”

“才喝三碗,你再多喝一口,我炖得那么辛苦。呜呜~,求你再喝一口,给个面子嘛。”

“我都把所有的油脂全部打掉了,哪里油腻了……”

皇甫御宛如木偶一样,看着在楚易凡面前,笑靥如花,开心快乐的女人,他觉得像有无数根的针,狠狠刺向他的心脏。

走廊里,安静极了,除了苏静雅欢快的嚷嚷声,他还听见淙淙的流水声。

不……

准确来说,不是流水声,而是……淙淙的流血声。

他觉得他全身每个细胞都在流血,不仅仅只是那颗鲜血淋漓的心脏。

怎么也不相信,苏静雅真的会来医院照顾楚易凡。他以为,白拓那样讲,只是为了刺激他,让他死心,完全是诬陷苏静雅。

所以,他买了花,去了护工的院子,想要送给她。

谁知,护工却说,她来了医院……

皇甫御闭了闭眼,强忍过心脏一阵又一阵的抽痛,他艰难地挪动着僵定在地面的步伐。同样是受伤,她却能为楚易凡做这么多,可是,却连来见他一面,挤出一个笑脸,都是吝啬与奢侈的。

他皇甫御,究竟有多差劲,才会让她如此的厌恶?!

皇甫御艰涩一笑,却在别过俊脸,强迫自己挪动着仿佛不受他支配的双腿离开,却在扭过头的瞬间,眼尾余光不经意瞄到……楚易凡趁着苏静雅低头给他擦嘴角时,抬头亲吻了下她的面颊……

而苏静雅,不是生气的抽他巴掌,反而是……好像傻掉了,只是上扬着嘴唇,保持着对他微笑。

那一瞬间,皇甫御定定地望着病房内保持着一个姿势不动的两人,神情有些恍惚,禁不住的勾唇低低笑了起来,可是,那魅惑又帅气的笑容,却透着一股浓烈到不行的落寞与受伤。

笑着笑着,皇甫御总觉得有什么温热的液体顺着脸庞滑下,恍惚间,他感受到有一种尖细的,却捕捉不到的疼痛,从被玫瑰花的刺深深扎着的指尖一路往上、往四周蔓延。

他的手开始抖起来,片刻后,他全身都止不住的哆嗦,几乎是条件反射,他颤抖着手指,胡乱地去摸身上的香烟,可是口袋里空荡荡的,什么都没有。

“咚~”的一声,被他一路都小心翼翼抱着的玫瑰花,突然有些抱不稳,就那么重重的掉在地上,皇甫御步伐迈得很急、很狼狈,且也蹒跚不稳,他直径往电梯走,带着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急迫。

而早已傻掉的苏静雅,怎么也没想到楚易凡会突然吻他。保持着姿势不动,在她好不容易缓过神来,就要拽进拽头揍楚易凡时,却听见门口传来一声很沉闷,却很嘹亮,像某种物体掉在地上的声音。

她本能的支起身,对着门口大声喊道:“谁?!谁在外面?!”

Ps:今天更新完毕。一万一……